官方微信
2017-01-19 第71期
0人跟帖 人气值:238 

《年味盈香》/ 山西春节专题

首页 > 专题今日钱柜国际平台正文发布时间:2017-01-19 23:00:02来源:中国网山西编辑:赵彦
中国网
真正的年味,许是应该从回家开始吧。年味在故乡的灶台上,在父母巧手为馔的美食里,在孩童欢天喜地的笑颜间,也在亲朋好友街坊邻居的一声声“过年好”中。阖家团圆的喜悦,不远万里也要赶回去的迫切,欢乐与美食交融的这个时刻,是国人情感最牢固的支撑。不论何时,不论何地,一声招呼,我们启程,回家!

年事—— 远近都是爱

这两天,家乡父母的电话显然频繁了些:“东西置办好了没?”“孩子衣服买了没?”“我们没事,就是看看你在干嘛。”

挂完电话,陈莉心底叹了口气,“不回”二字,终究是开不了口。

年是父母期待的眼神。
年是父母期待的眼神。

大学毕业后,陈莉怀着一腔热情,来到了千里之外的男友部队驻地,然后结婚、生子,过着全职妈妈的生活。微信群里,同学们时常酣畅淋漓的聊的热火朝天,她只能在夜深人静孩子入睡后,才得空翻开朋友圈和聊天记录,那长长的聊天记录,每回都看不完,眼皮困得直打架,被手机砸醒是经常的事儿。

这样的日子,持续了三年。

因为工作关系,陈莉的爱人几乎没有在过年时回过家。每年春节,去哪儿过年都成了她纠结的事儿。爸妈会安慰她说“我们过年也忙呢,你就在部队过吧。”爱人则体贴的说“过年连队事情也多,你回家吧,看看父母。”每每这个时候,陈莉的心里都很挣扎,她知道父母心里盼着她回家,也知道离家千里的爱人希望过年的时候有爱人孩子在身边相伴。双方彼此的推让反而让陈莉失措:过年陪谁,成了一个绕不开,解不破的难题。

今年,爱人单位的过年任务是要进山。一想到大过年的他窝在山中,连电话都打不通,陈莉又有些于心不忍。

“放心回家去吧,山里条件苦,还是回家过年好一些。”爱人劝她。

“大过年的没老婆孩子陪在身边可不行,你跟着他走吧,我们老两口能行。”父母安慰她。

身边是爱,远方亦是爱。

陈莉选择了跟爱人进山,不过她安排好了年后,待到冬去春来百花开,她要带着爱人和孩子一起回家看爸妈,补上那顿缺席许久的团圆饭。

年路—— 我在这头 家在那头

一年一度的新年即将到来,这个对无数中国人来说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传统节日,进而伴随着全中国疆内最大的人口迁移——春运的到来。虽然春节假期只有短短的几天时间,但是也挡不住中国人长途跋涉回家的心情。各个城市的机场、火车站、汽车站,来来往往背着大包小包露着微笑的男女老少,尽管行李很重,但每个人都步伐还是那么的矫健,因为在远处,有个地方叫做“故乡”。

回家的路,我在这头,故乡在那头。
回家的路,我在这头,故乡在那头。

2011年我来到太原上学,从那时起我也加入了春运的大军行列,清楚的记得跑进火车站在漫长的排队下买了一张春运返乡的火车票,拖着沉重的行李,跟着拥挤的人群通过检票口走进火车,看着那人山人海的车厢,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,当时就傻了,第一次的感受永远是那么深刻。望着那火车票,左边显示的太原,右边是我向往的家乡,小小的车票,代表着四百公里、六七个小时的路程,这人满为患的车厢,让我开始发愁这六七个小时车程的煎熬。拖着行李,穿越过人群,终于找到车票对应的座位,放置好行李,坐到自己的座位,没多一会火车缓缓的开动,车厢的旅客也都安顿好了,没有刚开始的吵杂与凌乱。看着形形色色的人群脸上洋溢的笑容,一路欢快的话语,听着大家这一年来的收获与变迁,在这一刻突然发现这六七个小时的路程并没那么煎熬。

随着高铁的开通,极大的缩短了我回家过年的时间,两个小时的路程让回家的心切更加激动。过年回家的路越来越通畅,回家的方式也越来越多样化,极大的缩短了心与故乡的距离,速度让回家过年不再是个奢望。

年情——喜庆团圆才是年

一道年年有鱼、一杯温润热酒,一句万事如意,一声平安问候,一家团团圆圆,这,就是过年的味道!

火红的春联,喜庆的窗花,丰盛的年货......大街小巷到处可以看到春节的迹象。熟人见了面都要客气几句,“年货办齐了没?”“新衣服买好了没?”身边这些看到的听到的,无一不在提醒着我们,年真的要来了!

浓浓的年味。
浓浓的年味。

那么你问,年的味道是什么?身在异乡的我摇摇头。

我不懂他乡的味道,年的味道在我想念的故乡里,在我团圆的日子里,在我绵长的记忆里......

在家乡,年并不仅仅是春节一天,过了腊八就是年,从红红的腊八粥开始,春节的美食模式就开启了。腊八过后,爸爸妈妈就开始陆陆续续采办年货了,各种肉类,各类蔬菜,各样水果......家里的冰箱塞得满满当当,储藏室摆满了各种食材。

接下来,就是过年美食的制作。第一个大活就是蒸花馍,枣山,仙桃,贡馍......不同的花馍有不同的作用。最早以前,花馍的制作是由奶奶完成的,枣山是做的最多的,要供全家一整个正月里吃。奶奶将发酵的面擀成圆片,用刀从中间切开,把切开的两个半圆相对,用筷子从中间一夹,一朵四瓣面花就出来了,然后在每个瓣上插上红枣,就成了一个精致的枣花馍。最后把一个个枣花馍叠放在一个大面饼上,就成了枣山。把枣山放在蒸笼上,加大火,不出一个时辰,枣山就可以出锅了。一开锅,面食的香味混着红枣的香味扑鼻而来,弥漫在整个厨房......如今奶奶年迈,妈妈学会了这门技艺,也把这份传统的味道传承了下来。

花馍完成以后,就开始蒸煮卤了,炖排骨,卤猪蹄,烧丸子,炸油糕......这些都是爸爸妈妈一起做。嘴馋的我守在锅旁,急不可待地尝鲜。酥烂的排骨肉,香脆的丸子,金黄的油糕......每一种食物都令人垂涎欲滴,每一种味道都余味不绝,绕舌三日。

二十三糖瓜儿粘,二十四扫房子,二十五磨豆腐......我站在农历年猴年的尾巴上,仿佛听见了那些古老的歌谣。过年的味道越来越浓,回家的欲望越来越强烈。当屋子都打扫干净,当春联高高贴起,当鞭炮声声响起,当春节联欢会开播,当一家人开始团团围坐吃年夜饭,年就真的来了!

年趣——枕头底下“藏”着的秘密

“都这么大了,在我们那个年代都已经有孩子了,看你现在还在我们身边蹦跶。”2016年春节我和爸爸在贴对联,妈妈一个人在厨房念叨,当时的我很有骨气,说,2017年我肯定会嫁出去的。

年是喜庆,是团圆。
年是喜庆,是团圆。

2017年的春节已经开始倒数了,“嫁出去”倒成了全家人的一个话题。其实想想,不是不想嫁,只是不想让自己长大,尽力留住年少的味道,以及春节时枕头下一如既往“藏”着的秘密。

从我记事起,每年除夕晚上快过零点是我最期待的时候,因为爸妈会在我们睡着之后悄悄给枕头下藏东西,好多好多,有压岁钱、大葱、核桃、枣、干果、糖等包,年少的时候觉得枕头下的小袋子里简直就是个百宝箱。

26年了,这个习俗在我们家一直延续着,即使每年都知道会有什么还是会异常期待。至今,爸妈还是会等我们睡着之后才会悄悄放进来。可是,懂事以来,我们再也没有早早的真的睡着,只是假装睡着,静静的等着“藏”东西进来,然后悄悄打开,偶尔还会吃个糖然后伴着鞭炮声入睡。即便这样,第二天早上睁眼的第一件事仍然是掀起枕头看“宝物”,发出得到惊喜的尖叫,很满足。

记得我问过爸爸,为什么要放这么多啊,爸爸说,只是想让你们觉得幸福、满足,至于有没有别的寓意,也可能会有,但是我再也没有问过。

现在想想,我其实根本不需要知道有何寓意,只要每次掀起枕头有超幸福的感觉已经就足够了。

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们再也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孩了,我们慢慢长大,在噪杂的人群中我们成为一个大人,面对着很多需要自己处理的事情,可是我们仍旧留恋,留恋属于我们那一瞬间的幸福。

有朋友说,现在春节好无聊,不回家其实也无妨。我真的没有这么想过,即使会被问到恋爱、成家、薪水等烦人的问题,我还是想回家过节,因为我不知道枕头底下的“秘密”还能给我留多久,我想抓住它,似乎长大后,一年中只有这一天自己才真的还是个孩子,好舍不得丢掉它。

没有能回去的过去,但却有永远保存着的记忆和温暖,又一个春节要到了,我愿意努力迎接,毕竟有些温暖只有自己知道。

年味——念念不忘的家中美味

随着年龄慢慢长大,好像对过年的期待越来越淡了。只是感激难得的假日可以回家和父母团聚。再也没有小时候缠着父母满街挑选新衣服的激情,没有和弟弟争抢烟花炮竹的童真,也不会搬着小板凳坐在灶火旁等待着老爸刚炸出的丸子,但是犹记得迫不及待把丸子塞进嘴里的滚烫,吸着凉气挤眉弄眼的享受美味。

年是异乡游子心中执念的家中美味。
年是异乡游子心中执念的家中美味。

虽不是吃不饱穿不暖的年代,但是普通家庭也不是谁家天天大鱼大肉,我们的零食还只是在火炉上烤的两边金黄的馍馍干。过年的规格绝对算是满汉全席,从早到晚都有肉,这对一个小胖子来说是何等的诱惑。烧肉,丸子,酥肉是过年的家庭必备,二十多年依然对过年的这几口难以割舍。

烧肉最常见,但是最考验功夫,每个家里都有自己的独家秘方,味道迥异。精选的猪肉,肥肉相间,切四方块,入油锅炸至猪皮褶皱,肉色黑红发亮。烧肉吃法很多,清蒸味道最美,也是对炸制烧肉的最佳考验。把肉切片码进碗中,加入少许醋和酱油,加葱姜丝蒜片,上锅蒸到肥肉透亮。锅盖揭开的一刹那,白雾腾起满屋子都会弥漫一股肉香,忍不住踮起脚尖追着香气深呼吸,浓郁的肉香从头顶贯穿全身。夹一片烧肉,瘦肉红亮,肥肉透明有光泽,沾少许碗中汤汁入口。入口前肉香会先冲击嗅觉,情不自禁吞一口口水。好的烧肉完全不需要牙齿咀嚼,舌头和上腭的摩擦可以完全将烧肉的香味完全散发出来,入口即化的肥肉部分用残留的最后一丝油水裹挟着调料的香味,瘦肉四分五裂后与舌头缠,经油炸过的焦香瞬间弥漫口腔。这一口,能轻而易举击垮我多少天不吃不喝的减肥决心。

每逢过年,从选肉到炸制老爸事必躬亲,他深知自己贪吃的儿子对这一口莫大的执念。蒸一碗烧肉,饺子下锅,一家人的团圆饭。这年才算是年,这年也才有年的味道。

撰文:吕秋瑾   李亚伟   李青波   赵立亭   高伟

录音:高伟

编辑:赵彦

审编:李建斌

留言姓名:
联系方式: 
版权所有: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(中国网) 山西频道出品 电话:0351-8720858 8720878 QQ: 535238523  邮箱: jjsxpd@163.com
京ICP证: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